關於部落格
  • 1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审美物语

 “天啊,这块肥皂太好看了!”你会觉得这样的话荒唐么?又或者“哎呀,这只梨简直好看的要死了”这样的蠢话都是L爱说的。

就让我们从“………太好看了”“………好看的要死了”这样的句型开始把。因为和L在一起,每天可能会听两百多遍这样的话。

啊呀,这种电风扇开关太好看了,这张碟的封面真好看,这只咖啡色烟盒多好看,这个老女人简直好看的要死了,这串项链好看,这快铁皮太好看了,这块广告牌多好看啊,

好看个屁,现在我每次听到她这样说,都忍不住要扑上去敲她打她踢她,我的暴力情绪来自于审美疲劳。L咬紧牙关,“就是好看么..”

她说自己看到好看的东西就控制不住要说出来。我也会觉得一朵花,一支菌好看,心里一恍而过就行,难道非说出来呻吟一下么。

和她一起吃顿简单的饭,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  

突然L把桌上的鱼骨头用筷子夹起来,说真好看呀。接着把脏的鱼骨头放进了啤酒杯里,L的眼神已经开始放光,看着杯子里被啤酒浸着的鱼骨头,哎呀好好看哦,这次索性拿出相机对着这款不搭尬的组合拍上拍下。饭店里邻桌的人无不侧目而视,鼻孔嘴角呵出寒气。

L拍完鱼骨,示意要拍我,让我保持刚才喝酒的姿势。我脸上挤出笑容,蛮配合的pose她拍。她拍完之后我抢过相机来看,她拍的是我的手,杯壁的反光,啤酒的泡沫,最多带我半撇胡须,没有我。

她的审美与常人有异,是否觉得自己是世界上独特审美的捍卫者?她的生活是全为审美服务的。

比如我们看电视节目,厨师正在教人怎样做汤圆。我说,我喜欢吃肉馅的,你呢?她说我喜欢吃芝麻的,因为芝麻的黑白色在一起很好看。

他吃麻辣烫的时候把桌上孜然辣椒胡椒醋酱油之类所有的调料,全部倒进自己的碗里,我又愚蠢的问她这样好吃么,她说觉得这样好看啊。

等车时她会告诉我她的新发现,我与身边这棵树相配。

她喜红嗜绿,她的大红毛巾用起来褪色不堪,她的绿色长筒袜穿的脚趾有洞。

某天突然把眉毛都剃了,认为脸上的毛多余。几天后又把头发剪出刘海遮住眉毛部位。

她的衣服领口或下摆,都是自己剪过扯过再设计的,还常常爱搭配一条健美裤出街。

我说你这样周身很cheap的感觉,她不以为然。我带她去看冷艳教的照片。

我很想知道,都已经这样了,L觉得还有什么是不好看的么。

电视上在放旅游节目,一对老夫妻来到澳大利亚的一片草场上度假,他们对着镜头说来到此地感到这里风景很好。

L竟然骂,好个屁。

我看了看,绿绿的一望无际的草地,蓝蓝的天空,没什么问题啊。

L强调的说,多难看啊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