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隐藏青春

日本无聊派导演山下敦宏有一部短片,叫《断面》,讲的是两个年轻人整天呆在房子里不出去,一年四季就那样过去了,结尾好象其中一个家伙后来成了炸弹恐怖份子。

黑树来我这里玩,我就给他放这部片子。我说这个短片拍的状态和你很象,黑树说不看,我强迫放给他看。里面有一段很经典的,那个长头发的年轻人看着窗外说,明天是该出去走走了。

我常劝黑树出去走走,他也会望着窗外说,明天出去走走,不知道天气怎么样?真的是自言自语出来的,他总在家里呆着,出门对他成为一件大事。

印象中我和黑树好象很少一起出去,都是我去他家里找他,一起聊天,看碟,交流生活的发现。感觉象是一天,因为都是室内剧。

那时候我认为,真正的艺术家就是应该和社会有隔阂的。我的工作也是干不了多久就辞职,经常去找黑树恳谈。

我们可以为某个话题彻夜长谈,一直到天光发白。我看见他一边说话,一边搓身上的泥,又挖鼻屎,两样混在一起揉成团吃下去,瞎说的。

他平常在家做设计,闷了也会找些事情来做。比如一段时间在他家里十几米的距离练折返跑。捉迷藏也是他擅长的,有时候他给我开门,却不见人。或者动手给自己做书架,总修电脑,练书法,在家里搞装置艺术,等等。

我和黑树在阳台上抽烟,看着街上在走的人,我说,世界上有很多旅游爱好者,登山涉水,周游世界,有两个年轻人他们哪也没去,一直在家里呆着。

我们拍过两个短片,都是在他家完成的,他自导自演,我是摄像。一部是关于读书的十三种姿势,还有一部复杂些,是小型的室内谋杀剧,我们买了个超大的西瓜做假血,往头上浇,过程中笑场多次,死的时候也在笑。

有一次电视里看到一则对隐藏青年的报道,是说有很多和社会接触不良的年轻人躲在家里,轻易看不到他们。我们看了之后很激动,我和黑树不就是隐藏青年么,原来有这样一个词是特定指代我们的。

我想应该是这样,作为一些较为独特的个体,在复杂的社会关系中,暂时隐藏起来,为了不扭曲自己的天然本性,在家里悄悄的练着,等有一天修炼好出关,会向这个世界展示他们独特的表现方式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